where `id`='1177383' limit 1_漫游北京_北京北京北京市游記攻略_山水旅游黃頁(yè)
您的位置:山水旅游黃頁(yè) > 旅游攻略 > 漫游北京

漫游北京

北京藍色假日國際旅行社 | 發(fā)布于2014-11-21 14:18:15 | 來(lái)源:網(wǎng)絡(luò ) | 目的地:北京

第一天,中國科技館

第二天,天安門(mén)廣場(chǎng)、故宮

第三天,圓明園和故宮

第四天,頤和園

第五天,798藝術(shù)區

第六天,長(cháng)城鳥(niǎo)巢南鑼鼓巷

第七天,國家博物館、天壇和老莫

第八天,恭王府、梅蘭芳紀念館、護國寺小吃、天文館


第一天,科技館

奕子一家又跑去偉大滴首都——北京長(cháng)了一番見(jiàn)識,八月十二號晚上出發(fā)的,前后算起來(lái)有十天吧。這十天,除去前后兩天是坐火車(chē)的,其他每天基本都是九點(diǎn)才從酒店出發(fā),到達景點(diǎn)一般都是快十一點(diǎn)左右,只有去長(cháng)城那天是很早。一天基本只游個(gè)把景點(diǎn)或者目的地,很少的時(shí)候才要走兩個(gè),都是慢悠悠的走著(zhù)的,所以叫做慢游北京。

 十二號晚上坐了Z38次,因為上次的Z24還是心有余悸,備了吃食,不過(guò)車(chē)上的人都說(shuō),這趟車(chē)不會(huì )出現那種晚點(diǎn)十一個(gè)小時(shí)的情況的,除非遇到極端天氣或者其他,因為這是幾十年的紅旗車(chē)組,而且是進(jìn)京的車(chē)!姑且信吧。

軟臥確實(shí)空間比較大,舒適性好很多,不過(guò)被同隔間里的一個(gè)奶奶帶的甲魚(yú)熏的夠嗆,奕爸聲稱(chēng)要找鐵道部投訴,要求退票,因為事先并不知道甲魚(yú)的腥味有那么重,隔間晚上一關(guān)門(mén),那腥味很提神,大家都沒(méi)有沒(méi)有睡好。為了與這個(gè)趕腳相配,下了車(chē)發(fā)現,北京和武漢這時(shí)候的天氣是一樣的,那就是——在下雨!而且雨還不小。預報說(shuō)是雷陣雨轉多云的,可是早晨七點(diǎn)還沒(méi)有來(lái)得及轉呢,只好拖著(zhù)行李雨中漫步啦,北京就是這樣歡迎我們的。

奕爸事先學(xué)習了攻略,插一句,由于兩次旅行間隔的時(shí)間太短,奕爸沒(méi)有來(lái)得及做詳細的攻略,但是好在偉大的首都,獲取信息還是很方便的,所以還不是兩眼一抹黑,畢竟奕爸還是經(jīng)過(guò)些大陣仗滴,呵呵。就在出站口,奕媽和奕子哨站一會(huì )兒,奕爸就跑去買(mǎi)了三張北京一卡通,然后三個(gè)人拖著(zhù)行李,穿過(guò)重重包圍的人群,找到地鐵閘口,輕松一刷,然后奕子就望著(zhù)奕爸,兩人相視而笑,是的,得意的笑。因為那重重的人群都是在地鐵口排隊買(mǎi)票的旅客。

作為陰郁天氣的一個(gè)插曲,順利買(mǎi)到一卡通為以后的行程增色不少。到達西直門(mén)地鐵站,按照酒店發(fā)來(lái)的短信,淋著(zhù)小雨找到了酒店,安排房間之時(shí),奕爸就在大堂的電腦里選好了第一個(gè)目的地——中國科技館。

科技館的底層是中國歷史上的先進(jìn)科技,四大發(fā)明的介紹,還有古建筑,比如榫頭的游戲和搭建起來(lái)的著(zhù)名木質(zhì)建筑模型,穴道銅人、渾天儀、地動(dòng)儀模型等等,還是很震撼的。

  過(guò)了好幾天奕媽問(wèn)奕子,這幾天印象最深的是哪一天的時(shí)候,奕子同學(xué)毫不猶豫的說(shuō)是科技館這天。

  科技館出來(lái)是坐的八號線(xiàn),終點(diǎn)站是南鑼鼓巷。這個(gè)是一個(gè)事先計劃的目的地呢,沒(méi)想到這趟地鐵也可以到,奕爸奕媽上了車(chē)以后決定就去那里逛逛,然后就在那里吃飯。

  可是等到只有一站的時(shí)候,聽(tīng)到廣播里說(shuō)下一站是終點(diǎn)站南鑼鼓巷的時(shí)候,奕爸奕媽都懷疑弄錯了,因為之前一直認為那個(gè)地方叫做“南銅鑼巷”,可是現在聽(tīng)到的是南鑼鼓巷,是不是一個(gè)地方呢?一時(shí)弄不清,奕爸決定先上去看看再說(shuō)。在地鐵口站了一會(huì )兒,就看見(jiàn)人流不斷的往里面進(jìn),還有導游帶著(zhù)大隊的人馬往里面走,奕爸說(shuō),跟著(zhù)走吧,肯定錯不了,估計是我們自己看錯了名字。

  果然,這里就是傳說(shuō)中的南鑼鼓巷!那條北京老胡同的街道。兩遍的店鋪熱鬧非凡,奕爸又看到了鼓浪嶼、曾厝垵類(lèi)似的景象,只不過(guò)這里規模大了許多,種類(lèi)也多了許多,感覺(jué)上也大氣許多,畢竟這里是首都啊。


  隨便找了一家臨街的飯鋪,就是看到它有露臺而且在開(kāi)放,坐在這樣的露臺上吃飯,確實(shí)很有些小資趕腳。


第二天,天安門(mén)廣場(chǎng)、故宮

第二天就是八月十四號,陽(yáng)光普照,天特別藍,不知道為啥,奕子一家都是沒(méi)來(lái)由的喜歡藍天,北京的這個(gè)藍天確實(shí)很惹人喜愛(ài)。按照先前的計劃,這天是去天安門(mén)參觀(guān)毛主席紀念堂和故宮。收拾停當出發(fā)時(shí)已經(jīng)是九點(diǎn)了,其實(shí)和昨天出發(fā)的時(shí)間差不多的,奕爸就估計到達的時(shí)候估計就是十一點(diǎn)了,實(shí)踐證明,進(jìn)故宮的時(shí)候確實(shí)是十一點(diǎn)了。

轉地鐵到前門(mén)站,這一站下的人非常的多,而且一看就都是游客,要去廣場(chǎng)的。剛出地鐵站呢,就看見(jiàn)陽(yáng)光下一堆堆規矩排隊的人,一些制服在維持秩序。這些都是要進(jìn)廣場(chǎng)的人,全部都要先安檢,這排的隊都是安檢的。旁邊有人說(shuō),前面還有四個(gè)安檢口,不要都擠在地鐵站這里,奕爸奕媽都信了,事實(shí)也說(shuō)明這個(gè)路人講的是對的,前面確實(shí)還有安檢口,不過(guò)人也照樣多。連廣場(chǎng)都不能進(jìn)的話(huà),紀念堂就別想了吧。奕爸奕媽迅速做出一個(gè)決定,就在旁邊拍幾張照片算是來(lái)過(guò)了,然后就直奔故宮去。

到故宮的那個(gè)地下人行通道也是人滿(mǎn)為患,而且也實(shí)行了限行措施,只能單向通行,就是只能從廣場(chǎng)這邊往故宮去,那邊不能過(guò)來(lái),故宮只能從另一頭的神武門(mén)出,經(jīng)過(guò)天安門(mén)城樓只有一條路。就算是如此,也是人多的不得了,以前來(lái)故宮沒(méi)有這么多人啊,雖然奕爸研究過(guò)攻略,有些思想準備,但還是有些出乎意料。

故宮的門(mén)票很難買(mǎi),主要是排隊的人多,雖然有十幾個(gè)售票窗口,但是每個(gè)都是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隊伍。之前奕爸研究過(guò),如果在故宮官網(wǎng)上買(mǎi)票,只需在門(mén)口刷身份證就可以進(jìn)去,但是奕子的身份證還沒(méi)有辦呢,專(zhuān)門(mén)打電話(huà)到故宮的票務(wù)室問(wèn)了,說(shuō)只能在窗口買(mǎi)票。不甘心的奕爸到處研究,終于發(fā)現,在同程網(wǎng)上買(mǎi)票,一個(gè)身份證最多可以買(mǎi)五張票,刷的時(shí)候只刷買(mǎi)票的那個(gè)身份證就可以了!經(jīng)過(guò)現場(chǎng)的電話(huà)確認,奕爸將信將疑的帶著(zhù)奕媽和奕子去預約票通道,果然,只刷奕媽一個(gè)人的身份證,三個(gè)人就都進(jìn)去了!奕子這時(shí)候望著(zhù)奕爸相視一笑,是的,得意地笑。

故宮很大,太陽(yáng)更大,連顆樹(shù)都沒(méi)有,只能靠建筑的陰影來(lái)庇蔭,開(kāi)始的太和殿那幾個(gè)根本就不開(kāi)門(mén),只能趴在窗口上往里看,偶爾開(kāi)了個(gè)把大殿,小小的門(mén)口一定是里三層外三層的擠滿(mǎn)了人看一眼都很難,就別說(shuō)拍照了。

不過(guò)故宮的宏偉氣勢還是很折服人的,奕子同學(xué)就多次說(shuō):“原來(lái)皇帝的家有這么大啊?!边@還不夠,去了兩個(gè)必去的館——珍寶館和鐘表館,奕子同學(xué)就一直不停的拿著(zhù)手機拍個(gè)不停。奕爸奕媽都在感嘆,這些東西只要能有一個(gè),就發(fā)了,那可都是國寶啊。

還是因為事先做了點(diǎn)功課,帶了點(diǎn)吃的進(jìn)去,就沒(méi)有讓故宮昂貴的午餐宰到,但是大太陽(yáng)也照的人有點(diǎn)頭昏。

第三天,故宮和圓明園

第三天的目的地實(shí)際上是和第一天換的,去圓明園和北京大學(xué),如果順利把清華也去看看。照樣是九點(diǎn)鐘才出門(mén),先到西直門(mén)坐四號線(xiàn),發(fā)現其實(shí)在動(dòng)物園坐人還少些,決定下次去頤和園就從動(dòng)物園走,因為酒店其實(shí)就在這兩站中間。

太陽(yáng)很大,但是對于從火爐武漢出來(lái)的奕子一家來(lái)說(shuō),還是能夠承受的,奕子同學(xué)不愿意抹防曬霜,不想帶遮陽(yáng)帽,還喜歡在太陽(yáng)底下曬著(zhù)走,補充的能量基本都是那種低于零度而凝結的酸堿鹽最終綜合物,當然,要加糖的,這東西有個(gè)雅俗共賞的名字——北京老冰棍,也有叫冰激凌的。

圓明園我們買(mǎi)了通票,包含大門(mén)票和西洋境,還有個(gè)縮微景觀(guān)。近二十年前奕爸是來(lái)過(guò)的,但是都忘記的差不多了,特別是忘記了要看的那個(gè)歷史書(shū)上的殘垣斷壁其實(shí)是在公園的最里面,要走進(jìn)去一兩公里遠。好在沿途綠蔭還比較多,荷塘和荷花也都開(kāi)滿(mǎn)著(zhù),看起來(lái)生機盎然,也能帶來(lái)些涼意。奕媽說(shuō):“我喜歡來(lái)逛圓明園,比故宮好多了,起碼這里有好多數,故宮里面一棵樹(shù)都沒(méi)有?!?/span>

剛進(jìn)去呢,發(fā)現這里也有租衣服照相的,也是三十塊,不過(guò)送一張打印好過(guò)塑的照片,這個(gè)可比故宮的便宜,故宮里面不送照片,而且這里給換的一套格格衣服還更漂亮些。奕爸奕媽帶著(zhù)奕子在這里成蔭的綠草之間狂拍了不少,弄得人家做生意的都不高興了,才算罷手。

悠悠蕩蕩的往里面走,一路上奕子補充了一次能量(上面說(shuō)的那種),雖說(shuō)只有一兩公里,走走拍拍也還是有點(diǎn)累的??吹侥菐讐K石頭,奕爸就很感慨,這要多大的破壞力才能弄成這個(gè)樣子啊,真是些禽獸不如的東西啊。后來(lái)看照片和歷史才知道,英法聯(lián)軍那次并沒(méi)有損壞成這個(gè)樣子,是后來(lái)八國聯(lián)軍又搶了一次,再然后軍閥、土匪和當地人又不斷的破壞,累積起來(lái)才成了現在這個(gè)樣子的,是個(gè)典型的破窗理論的例證,最不可赦還是英法聯(lián)軍那些強盜! 

從圓明園出來(lái),就是清華和北大,但是并沒(méi)有看到傳說(shuō)中的北大校門(mén),對面馬路上有個(gè)租自行車(chē)的,想去問(wèn)個(gè)路啊,人家不愛(ài)搭理,你不租車(chē),她不理你,說(shuō)起租車(chē)來(lái),才有點(diǎn)積極性的搭個(gè)話(huà),這太婆也太勢力了點(diǎn)吧。

照著(zhù)那個(gè)大概的方向走,沒(méi)幾步就看到了清華大學(xué)的大門(mén),還有旁邊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頂著(zhù)太陽(yáng)排著(zhù)的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隊伍。這時(shí),我們才算弄清了北大的方向,原來(lái)北大開(kāi)放的是東門(mén),圓明園對著(zhù)的是北大西門(mén),不對外開(kāi)放。兩個(gè)大學(xué)都需要刷身份證登記才能進(jìn)去參觀(guān),所以都排了很長(cháng)的隊伍,估計目的就是要控制人數,因為許多舉著(zhù)小旗子帶著(zhù)擴音器的專(zhuān)業(yè)游客不斷的帶人往里面進(jìn)。

正猶豫間呢,就有人湊過(guò)來(lái)說(shuō),拉你們進(jìn)去,一百五,包講解,不排隊。原來(lái)是拉活的黑的。正覺(jué)得有點(diǎn)貴呢,又一個(gè)湊過(guò)來(lái)說(shuō)只要一百,最低九十,不講解,只送進(jìn)去,最后講到八十三個(gè)人送進(jìn)去到清華。原來(lái)這個(gè)車(chē)是個(gè)微面,估計那個(gè)要價(jià)高的可能是轎車(chē)吧,也不會(huì )好到哪里去。

記得交大伯伯曾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,兔子遠比一些公務(wù)猿更加敬業(yè),一般情況下,黑的也應該是如此的吧,奕爸奕媽互相在心里安慰著(zhù),看著(zhù)那排的長(cháng)長(cháng)的隊伍,還是下了決心坐車(chē)進(jìn)清華吧。

路過(guò)北大的大門(mén),瞟了一眼北大門(mén)口排隊的隊伍,果然叫一個(gè)壯觀(guān)啊,比清華門(mén)口是有過(guò)之無(wú)不及的。

黑的拉我們到一幢醬紅色的大樓邊停下來(lái),指了下路收了錢(qián)就走了。其實(shí)也不需要太明確的指路,那么多專(zhuān)業(yè)游客帶著(zhù)大隊大隊的游客就是路,有擴音器的,還可以蹭聽(tīng)。不過(guò)奕媽奕爸還是本著(zhù)走到哪兒學(xué)到哪兒的精神,刻苦認真的學(xué)習了下清華的游覽功率,弄清了幾個(gè)必須去的地方在哪里。

第四天,頤和園

早晨起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奕媽還在問(wèn)這天去哪里,其實(shí)原本也沒(méi)有太多具體的行程,只是出發(fā)之前有預定十四號的故宮,十八號的長(cháng)城和十九號的國家博物館,其他都是可以隨時(shí)調整的,那么這一天,十六號,決定去頤和園。

 其實(shí)頤和園離圓明園不遠,和清華北大基本是在一起的,只是那天時(shí)間上緊了點(diǎn),而且大家都走累了,畢竟不是跟團,咱要慢悠悠的走嘛。確實(shí)奕爸看過(guò)別人的攻略說(shuō)是頤和園、圓明園和北大是一天的行程走的,想想那就像是在趕沙場(chǎng)似的,自由行就是要慢游,雖然這個(gè)問(wèn)題上奕爸也多次批評了奕子和奕媽的早晨拖沓,但是批評無(wú)效,拖沓繼續。

 照例是出門(mén)時(shí)間九點(diǎn),四號線(xiàn)直接坐到西苑下。其實(shí)前一天去圓明園的時(shí)候,車(chē)上就有人說(shuō)到北安門(mén)進(jìn)頤和園,那實(shí)際上是后門(mén),一進(jìn)門(mén)就是蘇州街和爬萬(wàn)壽山,然后才能豁然開(kāi)朗的昆明湖,西苑是正門(mén),一進(jìn)門(mén)就是昆明湖,所以奕爸選擇了正門(mén)。不過(guò)下了地鐵還差不多走了一站路才到達正門(mén),門(mén)票處依然是很多人排隊,寫(xiě)了套票和大門(mén)票的差別??戳讼绿灼逼呤送鶆?dòng)物園游船碼頭的單程票,想我們不就住在動(dòng)物園旁邊嗎?在售票處與前面游客的對話(huà)中知道,只是送到碼頭,并不是動(dòng)物園大門(mén),而且從那里去動(dòng)物園還要另外再買(mǎi)門(mén)票,那就算了,咱就買(mǎi)個(gè)頤和園的大門(mén)票,如果當時(shí)想進(jìn)去看園中園,再現場(chǎng)買(mǎi)票,可能會(huì )貴一點(diǎn),那就貴一點(diǎn)吧。

 沒(méi)有用導游器,因為到處都是可以蹭的專(zhuān)業(yè)游客,有的舉著(zhù)小旗子,有的就拿傘把戳戳點(diǎn)點(diǎn)的講,不聽(tīng)還真的不知道那些講究呢。

 七孔橋和長(cháng)廊不在一個(gè)方向,需要走過(guò)去的話(huà)估計也很累,只有坐游船橫貫昆明湖,于是就棄了彩船又坐上游船,橫穿昆明湖來(lái)到長(cháng)廊。

  果然是傳說(shuō)中的長(cháng)廊,還有傳說(shuō)中的石舫,奕子很快就對商店里那些漂亮的小東西表示了濃厚的興趣,這種情況已經(jīng)發(fā)生了好幾次了,要不是奕爸奕媽的堅決制止,她自己身上的人民幣只怕?lián)Q回來(lái)一大堆小而不精致擺遍全國旅游點(diǎn)且完全無(wú)用的旅游紀念品了,二十塊的景泰藍手鐲,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不信。

 從石舫那里出來(lái),繞到蘇州街,從萬(wàn)壽山的后面出來(lái),因為沒(méi)有買(mǎi)園中園的套票,所以不用爬到那個(gè)什么閣的頂上去,雖然少了些風(fēng)光,但是只要它在我的風(fēng)光里,站不站上去又有多重要呢?還是阿Q一下。


  北安門(mén)出來(lái)坐地鐵很近,奕爸看了看時(shí)間,也計算了下路程,這時(shí)候如果再去天壇或者恭王府只怕時(shí)間又不夠,奕媽說(shuō)干脆回賓館去補個(gè)午覺(jué)吧,好多天沒(méi)有睡午覺(jué),有點(diǎn)頭疼,行,那就回去吧,于是有了第一次也是這次在外唯一的一次午覺(jué),四點(diǎn)半睡到六點(diǎn),好爽。

第五天,798藝術(shù)區

 奕爸初中的班主任是個(gè)美術(shù)老師,現在是大學(xué)的美術(shù)教授,曾經(jīng)跟奕爸們傳授過(guò)說(shuō):畫(huà)家之能被稱(chēng)為畫(huà)家,起碼要到六十歲以上,如果是四五十歲的,只能叫做青年才俊。798里面有個(gè)人說(shuō)自己的畫(huà)作在國外賣(mài)的如何如何的火爆,照奕爸看來(lái),這個(gè)只怕才真的是偽畫(huà)家,就像現在流行歌曲的歌星也敢稱(chēng)自己作藝術(shù)家的一樣。藝術(shù)的門(mén)檻太高,咱邁不上去,只是看個(gè)熱鬧而已,對于奕爸這樣的文老來(lái)說(shuō),找到個(gè)紀念,證明我們來(lái)過(guò),才是最重要的。而對于奕子同學(xué)來(lái)講,那些奇奇怪怪的小玩意兒才是真正有價(jià)值的。剛進(jìn)街區不久呢,就買(mǎi)了兩個(gè)小戒指,用彩色鋁絲纏出圖案的那種,然后又一直見(jiàn)到這個(gè)要買(mǎi)這個(gè),看到那個(gè)要買(mǎi)那個(gè)的,好在那些東西都很貴,特別是相對于奕子同學(xué)荷包里的現金來(lái)說(shuō),所以才沒(méi)有最后買(mǎi)成,但是因為好玩的東西太多,奕子也徜徉其間,流連忘返。
   我也敢肯定,和我自己書(shū)房柜子里放的幾個(gè)黃銅色的打火機相比,這里太高大上了,親們,你是不是也喜歡呢?

時(shí)間過(guò)得很快,經(jīng)過(guò)了幾次能量補充之后,發(fā)現了又一處賣(mài)北京老酸奶的攤子,喊餓的奕子同學(xué)終于作古正經(jīng)的用一個(gè)熱狗正式補充了點(diǎn)能量,然后一家子人就出發(fā)回到了東直門(mén)。 

   還有一點(diǎn)798的片,索性放完

第六天,長(cháng)城鳥(niǎo)巢和南鑼鼓巷

這是說(shuō)的八月十八號的事情,親們,不是現在哦。
   這是唯一一天早起。奕爸報了攜程的一個(gè)長(cháng)城一日游中端旅游團,也是散客拼團性質(zhì),不過(guò)據說(shuō)品質(zhì)要高些,完全沒(méi)有任何購物點(diǎn),行程是經(jīng)典的那種不太摻水的,要爬長(cháng)城、進(jìn)定陵地宮,然后送到鳥(niǎo)巢水立方。之前奕爸也研究過(guò)好多長(cháng)城的攻略,因為肯定那些發(fā)小廣告的一日游是絕對不能搭理的,這一點(diǎn)毫無(wú)疑問(wèn),偉大的首都北京,就這個(gè)問(wèn)題已經(jīng)糾結了好多年,就是沒(méi)有能夠根治,甚至比不了許多地方景點(diǎn),這一點(diǎn)要說(shuō)是包容呢還是要說(shuō)無(wú)能呢?奕爸奕媽都不能下這個(gè)結論,只能用實(shí)際行動(dòng)投票,呵呵。在故宮和頤和園都有許多派發(fā)小廣告,奕爸奕媽連接的熱情都沒(méi)有。

 在研究攻略的時(shí)候,奕爸也考慮過(guò)租一臺車(chē)專(zhuān)門(mén)只用在跑長(cháng)城和十三陵這一天,也找到了特價(jià)的租車(chē)公司,一天只要九十二塊,雖然算下來(lái)可能還是要一百多將近兩百,但是奕媽不同意,認為人生地不熟,容易出問(wèn)題,而且最后還要扣兩千塊的押金用于交通法規風(fēng)險抵押,很不合算,奕爸只好找了好久,才定下攜程這個(gè)團,價(jià)格當然是比外面的報價(jià)高一點(diǎn),只是希望品質(zhì)也好一點(diǎn),實(shí)踐證明,這個(gè)選擇還是正確,除了起床和出門(mén)比較早之外。不過(guò)哪家一日游出門(mén)都早。

 六點(diǎn)半要到崇文門(mén)的一個(gè)飯店門(mén)口集合,算了下距離,奕子一家必須五點(diǎn)起床,都弄好了出發(fā)坐地鐵,估計六點(diǎn)半是剛剛好的,事實(shí)也是這樣,沒(méi)有遲到也沒(méi)有早到。

 導游小崔還是不錯的一個(gè)小伙子,很敬業(yè)也很專(zhuān)業(yè),每天跑這趟線(xiàn)嘛,沿途介紹了很多北京的風(fēng)土人情和旅游的注意事項,當然了,還有一項很重要的工作,就是說(shuō)服大家都去坐纜車(chē),這個(gè)是自費的,但是省時(shí)間和體力,奕爸在之前的研究中已經(jīng)決定了,去長(cháng)城坐纜車(chē),省時(shí)間省體力,關(guān)鍵還有就是省挨擠。在小崔的渲染之下,全車(chē)的人都選擇了這個(gè)自費項目,后來(lái)也被證明是正確的,只是這一條沒(méi)有寫(xiě)在攜程的說(shuō)明里,而且它的大車(chē)是直接停在纜車(chē)處而不是登城的停車(chē)場(chǎng)的,因此這算是一個(gè)小忽悠,不過(guò)奕爸們樂(lè )于這樣的忽悠。

 天氣很好,只是遠處的山嶺間還有一層薄薄的霧氣,不是很通透。小崔說(shuō)坐纜車(chē)排隊等待的最長(cháng)時(shí)間是十二分鐘,但是這天我們起碼等了二十多分鐘,其中有一半的時(shí)間是在曬太陽(yáng),不過(guò)想想城上全是曬,也就忽略不計了。

 小崔說(shuō)長(cháng)城上沒(méi)法抬腳,因為一抬腳就沒(méi)地方落下去,大家都哈哈一笑,后來(lái)證明,離這個(gè)也差不了多少。纜車(chē)上到倒數第二個(gè)烽火臺,只爬最后這一個(gè),也就是最高的這一個(gè),人真是多,雖然臺階和上坡都很陡,但是基本屬于走一步要等七八步,所以雖然難爬倒也不累,只是擠的厲害,想在城墻邊上拍照基本是不大可能的,因為你要站住了,下面就要堵一大排。

 好在風(fēng)景很好,視野開(kāi)闊,天很藍,長(cháng)城很雄偉,站在最高的那個(gè)烽火臺上,一覽無(wú)余,頓時(shí)心胸豁然。

小崔要求大家原路返回,但是在上城的路上,奕爸發(fā)現了旁邊有兩處觀(guān)景臺,很好拍照,就想著(zhù)過(guò)去看看,拍了照再回來(lái),在頂上找到了去那個(gè)觀(guān)景臺的路,結果發(fā)現路標上赫然寫(xiě)著(zhù)通往纜車(chē)站!不太確定的情況下,奕爸奕媽先后分別問(wèn)到了同一個(gè)清潔工,得到回答是從這里下去纜車(chē)站只需要五分鐘!

  在那兩個(gè)觀(guān)景臺,拍了許多照片,慢悠悠的走下去,時(shí)間剛好,這一點(diǎn)小崔倒是沒(méi)有給大家說(shuō)清楚,是不是因為怕說(shuō)不清呢?如果真的原路返回,那路上堵著(zhù)的時(shí)間就要花去不少了。

  奕子很喜歡小崔,只要是有小崔在就一直跟著(zhù)小崔,結果中午吃飯的時(shí)候,因為緊跟小崔呢,就把奕爸奕媽給丟掉了,把兩個(gè)大人急死了,好在馬上找到了,小家伙自己坐在桌子跟前呢,剛想批評下呢,奕子振振有詞:“要是沒(méi)跟著(zhù)你們,我肯定跟著(zhù)小崔了撒!”哭笑不得。
  下午游定陵地宮,人很多,奕子就是那個(gè)挨著(zhù)小崔最近的那個(gè),奕爸奕媽漏掉了一些沒(méi)有聽(tīng)到的,都被奕子同學(xué)認真教育了。

  回市區的路上,小崔介紹了幾處地道北京小吃集中地,也介紹了鳥(niǎo)巢的最佳游覽方式,后來(lái)奕子一家也是按照個(gè)安排完的鳥(niǎo)巢水立方。

車(chē)子到達鳥(niǎo)巢才四點(diǎn)多一點(diǎn),遠還沒(méi)有夕陽(yáng)西下,鳥(niǎo)巢上燈就更沒(méi)有了,拍了幾張白天照片后就出來(lái)坐地鐵八號線(xiàn),五站路直達南鑼鼓巷,奕爸堅決要求要再坐在街邊的露臺上吃飯,賞下黃昏的胡同,可惜最理想的那家已經(jīng)坐滿(mǎn)了人,只好退而求其次,找了半天,最后還是找到了第一天來(lái)的時(shí)候去的那一家,覺(jué)得菜還可以,位置也不錯,奕子同學(xué)在白天兩三個(gè)老冰棍的補充之下現在也是滿(mǎn)血。



吃過(guò)晚飯再往奧體中心,正遇到華燈初上,果然漂亮,雖然沒(méi)有想象中那么好,燈開(kāi)的并不全,但是已經(jīng)比較好了,奕爸就可惜沒(méi)有帶腳架,雖然那東西一般用不少,但是要用的時(shí)候沒(méi)有就是一件灰常遺憾的事情。

第七天,國家博物館、天壇和老莫

國家博物館的門(mén)票是在網(wǎng)上預約定的,武漢出發(fā)之前就訂好了這天的時(shí)間。那天在天安門(mén)廣場(chǎng)的時(shí)候就已經(jīng)看到了國博門(mén)口的非預約排隊的隊伍,奕爸覺(jué)得預約是正確的。

 這天早晨,十點(diǎn)多才出發(fā),因為前一天比較累,奕子同學(xué)不愿意起床,奕媽也不忍心叫,就由著(zhù)她,這一點(diǎn)被奕爸狠狠批評了,出來(lái)旅游的時(shí)候躺在賓館睡懶覺(jué)簡(jiǎn)直就是浪費時(shí)間,奕媽反駁說(shuō)不就是慢游嘛,那么著(zhù)急又不旅游團。

 還是二號線(xiàn)地鐵到前門(mén)站下車(chē),人還是那么多,去廣場(chǎng)和去故宮的人一點(diǎn)都不比上次去故宮的時(shí)候少。這次目的明確,心無(wú)旁騖直奔主題。在國家博物館用身份證注冊登記后,要憑注冊后的那個(gè)訂單號到預約取票窗口取票,這時(shí)候身份證都沒(méi)用了,沒(méi)有那個(gè)號碼就拿不到票,偏偏排到奕爸的時(shí)候奕爸的手機突然死機,害的奕爸用滿(mǎn)頭的大汗重新開(kāi)機還被售票員一陣搶白:“到旁邊去弄,后來(lái)的上來(lái)!”那個(gè)干脆的京腔一如博物館里面嗖嗖的冷氣,直殺骨髓而去。

 國家博物館是看國寶的地方,確實(shí)有很多好東西,許多是以前只在歷史書(shū)上看見(jiàn)過(guò),這也是帶奕子來(lái)這里的主要原因。作為歷史老師的奕媽看到這些萬(wàn)分熟悉的東西,也禁不住拿起手機毅然加入手機黨的行列之中。

 奕子同學(xué)看的還很認真,很仔細,畢竟這里的東西不僅是平常沒(méi)有見(jiàn)過(guò),而且也制作很精美,很漂亮,很具有觀(guān)賞性。不過(guò),奕子對那些視頻更感興趣,不管是哪個(gè)館,只要里面有視頻播放的,不管有木有座位,一定是要在那里挖臺角的。

 國家博物館其實(shí)就是原來(lái)的歷史博物館,一層陳列的展覽是基本展覽,講的是中國古代史,基本上都是歷史書(shū)上的那些圖片的出處,二三四層都是些專(zhuān)題展覽,其中的外國來(lái)訪(fǎng)贈送禮品還有點(diǎn)意思,玉器、錢(qián)幣、佛像、家具那些對于我們這樣的外行來(lái)說(shuō),也就看個(gè)熱鬧,只知道做工確實(shí)很精美,確實(shí)很好看,但是要了解更深更廣,可能就說(shuō)不上來(lái)了。

從博物館出來(lái)才三點(diǎn)多,主要還是奕子同學(xué)的興趣用完了,于是決定去天壇。從天安門(mén)坐地鐵到天壇很方便,不一會(huì )兒就到了。奕爸耍了個(gè)經(jīng)驗只買(mǎi)了大門(mén)票,想隨便看看就算了,但是走了很遠進(jìn)去之后(地鐵站下來(lái)是東門(mén),東門(mén)到祈年殿還是要走一段的,不過(guò)那一段主要是長(cháng)廊,也是當地老人休閑下棋、唱戲等等的地方),發(fā)現要看那個(gè)大家都熟悉的標志性園壇子,還是必須買(mǎi)門(mén)票,而且這個(gè)小門(mén)票叫祈年殿(就是那個(gè)園壇子建筑)和回音壁、圜丘聯(lián)票,價(jià)格和在門(mén)口買(mǎi)聯(lián)票中除掉大門(mén)票之后的價(jià)格是一樣的,但是這道小門(mén)票包括了三個(gè)點(diǎn),需要檢票三次,這個(gè)就有點(diǎn)坑爹了,其實(shí)我們只想看看祈年殿就足夠了。

  其實(shí)你說(shuō)天壇有啥?奕媽也問(wèn)過(guò)奕爸,為啥要去天壇,奕爸說(shuō),因為天壇的形象會(huì )經(jīng)常出現在很多地方,以后奕子看到了會(huì )說(shuō):“那是天壇,我去過(guò)?!本托辛?,我們來(lái)這里就為這個(gè)。是的,就為這個(gè)。雖然小崔說(shuō):北京的旅游,三分看七分聽(tīng),但是我們不是可以蹭嗎?而且,回音壁已經(jīng)被游客刻畫(huà)的面目全非了,加了欄桿保護起來(lái)根本就不能近身了,這難道還一定要去看嗎?

  所以說(shuō)這個(gè)門(mén)票有點(diǎn)坑爹。不過(guò)后來(lái)蹭聽(tīng)到說(shuō),那個(gè)圜丘才是皇帝實(shí)際上祭天的地方,那個(gè)平臺,后面的兩個(gè)殿其實(shí)都不是,而且奕爸在圜丘的圍墻邊發(fā)現光線(xiàn)很好,還多拍好些照片,怎么著(zhù)也要把這個(gè)門(mén)票錢(qián)給掙回來(lái)啊。

  天壇出來(lái)就要找地方吃飯,雖然奕子一家都不是吃貨,但是來(lái)到北京總要吃點(diǎn)真正算是特色的東西吧,奕爸想起廣場(chǎng)那里有家全聚德,又想起大名鼎鼎的老莫,剛來(lái)的那天就已經(jīng)基本弄清了老莫的方向。北京的朋友曾經(jīng)給奕爸推薦過(guò)“只有在北京”的二十多件事,其中就要到老莫去吃一頓俄國菜,享受一次歷史性的高大上,偏偏這個(gè)莫斯科餐廳就在北京展覽館的旁邊,而奕子住的賓館正好在北京展覽館的另一側!如此之近卻不去見(jiàn)識下,以后會(huì )后悔的,雖然知道那里很貴,但是,那啥。

第八天,恭王府、梅蘭芳紀念館、護國寺小吃、天文館

繼續嘮叨慢游北京。

 這是八月二十日,在北京的最后一天,晚上八點(diǎn)五十五的火車(chē)票回武漢了,在北京還有一整天的時(shí)間。

 早晨去的是恭王府,這個(gè)地方奕爸以前也沒(méi)有來(lái)過(guò),只是聽(tīng)到傳說(shuō)說(shuō)這里要來(lái)看一看,就來(lái)了。雖然比不上故宮那么宏偉,但是到處都可以看到,這一點(diǎn)可比故宮好。名叫恭王府,應該是以恭親王奕命名的,但是里面講的最多的還是和珅,這也不奇怪,奕遠沒(méi)有和珅名氣大,雖然奕在晚晴歷史上也是非常重要的人物,幫助慈禧政變奪權,但是,和珅和他的“?!?,甚至被擴張成了“恭王府的福文化”,這個(gè)就有點(diǎn)過(guò)了。

 管不了那些,咱是來(lái)長(cháng)見(jiàn)識的,雖然人也一樣多,但是也好啊,有導游蹭啊。也是在這里,奕子第四次丟了爸爸媽媽?zhuān)瑑煞蕉荚诘教幷?,奕媽急的汗流,因為奕子剛才就是跟?zhù)自己的,怎么一會(huì )兒就不見(jiàn)了呢?好在沒(méi)一會(huì )兒奕子自己找過(guò)來(lái)了,和在頤和園長(cháng)廊時(shí)候一樣,奕媽跟著(zhù)奕爸轉了方向,奕子埋頭走呢沒(méi)有理會(huì )到,自己就徑自往前走了,因為奕子就一直跟著(zhù)奕媽呢,奕媽也沒(méi)在意,都是奕爸一回頭發(fā)現的。奕子發(fā)現丟了奕爸奕媽?zhuān)仓?zhù)急啊,就原路往回找,這一點(diǎn)倒是很值得稱(chēng)道的,如果原路找不到,奕子就準備找大人借個(gè)手機的。奕爸聽(tīng)到了,就讓奕媽給一個(gè)手機放在奕子的包包里,看來(lái)出去旅游的時(shí)候,奕子應該帶上一個(gè)手機。


些展品陳列是海關(guān)罰沒(méi)文物展,雖比不上珍寶館,但是也很震撼了。

從恭王府出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已經(jīng)近中午了,這里其實(shí)離護國寺小吃已經(jīng)不遠了,地圖顯示不到一公里,當然要去咯。


  往護國寺小吃店的路上,經(jīng)過(guò)梅蘭芳紀念館,奕爸想讓奕子有點(diǎn)印象受點(diǎn)教育,就買(mǎi)了票進(jìn)去看看,這里是這次在北京唯一一個(gè)人不多的景點(diǎn),從頭到尾只有奕子和奕爸兩個(gè)人,可以認認真真的看,奕爸給奕子介紹了梅老師的主要事跡和簡(jiǎn)單生平,特別是學(xué)戲的時(shí)候,師傅說(shuō):“祖師爺不賞飯”的故事和梅先生后來(lái)的成就,給奕子同學(xué)來(lái)了個(gè)勵志教育,奕子同學(xué)表示很受用。

護國寺小吃店人也不是很多,當地人說(shuō)只有北京人愛(ài)吃那些,外地人不愛(ài)。確實(shí),一看那些擺在柜臺里面黃橙橙的各種小吃,都是典型的北方口味,開(kāi)口笑(就是就是大號的油炸麻果,面粉外面撒芝麻的)、麻花、馓子、焦圈、豆汁兒,還有許多叫不出名字的小吃,每樣點(diǎn)一點(diǎn)兒,多點(diǎn)幾樣嘗嘗。奕子同學(xué)的結論是,不太好吃,但是看起來(lái)很可愛(ài)。其中奕爸還把一種像是臭豆腐的東西拿了一份,結果發(fā)現是糯米和蜂蜜弄起來(lái)的,甜的膩人,奕子也不吃,可惜。那個(gè)豆汁兒,可能真的只是北京人愛(ài)喝,真難喝,算的,加點(diǎn)咸菜綜合下,才能勉強下咽。


  從護國寺小吃出來(lái),幾步路就是平安里地鐵站,奕爸決定去北京天文館,因為這里就在展覽館對面,逛一下午出來(lái)到賓館拿行李再去火車(chē)站,正好,跟奕媽匯合也比較方便。地鐵四號線(xiàn)很方便就到了,天文館的門(mén)票可以和電影票一起買(mǎi),肯定要看一場(chǎng)電影的撒,奕子選擇了個(gè)《宇宙少年偵探》,好吧,奕子自己選的。






?